当前位置:道朗后恩网 > 音乐 > 庄龙宝闲龙宝和局怎么算 - 西方免费医疗制度究竟有多好,戛纳金棕榈大奖影片如是说

庄龙宝闲龙宝和局怎么算 - 西方免费医疗制度究竟有多好,戛纳金棕榈大奖影片如是说

时间:2020-01-09 09:30:49 点击:583次

庄龙宝闲龙宝和局怎么算 - 西方免费医疗制度究竟有多好,戛纳金棕榈大奖影片如是说

庄龙宝闲龙宝和局怎么算,最有意思的电影资讯

就在电影烂番茄

(肯·洛奇《我是布莱克》获得金棕榈最佳影片大奖)

本来大家都以为,金棕榈的首选会是德国女导演马伦·阿德的《托尼·厄德曼》。

(《托尼·厄德曼》剧照)

结果却是英国老导演肯·罗奇的《我是布莱克》。

(《我是布莱克》剧照)

毕竟是小团体评奖,偏差性不可预知。

记者会上,所有媒体都憋着火向乔治·米勒领衔的评委会爆发,首先就有人问:

“这样的金棕榈结果是出于你们的特权选择吗?”

作为“对手”的评委会成员们却玩儿起了“太极”,让所有火爆的质疑,都最终毫无收获。

(乔治米勒领衔的评委会成员在颁奖结果出炉后面对媒体的质疑)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心中的金棕榈,而在番茄君心中永远的金棕榈就是1993年的《霸王别姬》。这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华语金棕榈奖获得电影。

(看看当年的哥哥,可爱伐?)

那么,这部金棕榈《我是布莱克》,100分钟的电影里到底讲了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是不是好想知道啊!

时隔十年,80岁的英国老导演肯·洛奇,依然坚守着社会观察者和批判者的角色,再一次用镜头,猛烈抨击英国政府的养老、医疗、社保等体制,冷清的色调下,是老人和单亲母亲的无奈神情与疲惫身影。

两个同样被社会体制推来推去的人,同病相怜,一个没有子女在身边,一个没有家人帮忙照顾孩子,孤单的爷爷和一位单身的母亲,他们在世上活着,却像是在社会中流浪。

一如影片的官方海报,在这条狭窄破旧的道路上,他们不知道会走向何处,母亲对眼前路毫不关心,只有孩子们可以从树枝和救济品中得到欢乐,而紧随其后的布莱克,也只能从这一点孩童的欢愉中,找到自己人生的温存。

番茄君要开始剧透啦!可别打本宝宝!

首先,这部电影仅有100分钟。

这是一个非常讨人喜欢的时长,今年的戛纳,人们被老导演、女导演、还有韩国导演等等,强迫看了好几部近乎三个小时的电影。100分钟时长很难令疲惫的记者们入睡。

(别怪番茄君又放哥哥可爱的皂片……)

其次,直白的开篇。

电影一开始,就是黑屏下的人物对话,一位老人在和医疗人员进行问诊的过程。

医务人员询问了很多有的没的问题,而老人一直在重复:

“我是心脏有问题,你为什么要问我其他的事情?你什么时候问我的心脏病发作的情况?”

最后问题落到:

“你是不是有职业资格的医生?”

而对方女孩回答:

“我是医疗健康护理人员。”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无聊啊!

影片就在这样一片漆黑的情况下,结束了诊疗和开场,而男主人公布莱克获得了“暂时不可以回归工作岗位”的诊疗结果。

《我是布莱克》折射出了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

年轻人的上升空间,老年人的下降通道。

社会的矛盾,衍生家庭的矛盾,进而会产生扭曲的个人价值观和惨痛的生活经历。

年轻人们,往往会抱怨一身才华无处放矢,而同样的,有着过气技能的老年人,同样也需要一条缓慢落地的滑坡。

这条滑坡如果没有,造成失业和记恨社会的情绪,就会徒生很多冲动犯罪或自我摧残的悲剧。

这些问题,不仅仅在飞跃发展的中国存在,在欧洲国家一样是值得深思熟虑问题。

我们常常拿西方作比较,什么全民免费医疗啊,失业救济随便拿啊,即便这样,看起来很美好的西方社会体制,在西方人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完美”。

比如免费医疗,也一样要排队治疗,很多症状不给你开药就不开了,人家也要节省社会资源。

当然放在国内,经常呈现另一个极端,滥用药物和看病难的问题。

而国外的社保和失业保障问题,同样存在程序缓慢的弊病。

一是跟国家规定和体制有关的流程,必然是繁琐拖沓的;

二是为了避免大家一窝蜂的吃死国家救济政策,不再努力工作上班。

在这样的前提下,居住在英国东北部的独居老人布莱克,即便真的得了心脏病,不可以工作之后,也要严格按照国家的程序,来申请自己的医疗保障。

于是,他就从一个木工工匠,开始转型为一个流转在各大社会机构里的无助老人。

拿号、排队、填表,这些磨洋工一样的流程,他还能吃得消,不过到了网上注册、申请,以及撰写简历之后,他就已经要崩溃了。

他作为一名能工巧匠,可能这辈子不需要电脑和互联网,不过作为一个社会人,要拿社会保障金和医疗补助,他就需要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份子。

他和那些同样失业,没有生存技能的一起,遭受人们的歧视和排挤。

好像他们从未给社会做过贡献一样,等待着社会的救济和怜悯。

他笨拙的学习敲击键盘和点击鼠标。

剧情里,“用鼠标双击我的电脑”这样的梗,都放进来了。

令人想起了多年前,电脑客服人员的笑料集锦。

电话那头的技术人员说:

“上不了网,可能是您家猫的问题。”

于是电话这头的奶奶说:

“你等等啊,行了,我把家里猫放屋外面去了,现在行了么?”

男主人公布莱克,其全面的人格,还体现在与邻居小黑的相处,以及在办事机构偶然相识的女主角单亲妈妈雷切尔和她的两个孩子的亲近关系。

布莱克一开始对于总是把垃圾堆在门口的邻居小哥,十分不满,总是言辞犀利的勒令他改掉这个习惯。

可见布莱克是个极其遵守社会规则的优质市民,从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允许破坏公共环境的事情发生,然而社会公共条例,却没有同等的回报他。

转眼间,当他被网吧的系统整惨之后,他开始变得和善,求助了邻居小哥帮忙,借用电脑提交表格。

同时,影片还借着布莱克的眼睛,揭露了英国人和广东人一起,贩卖工厂货的名牌篮球鞋的生意。

在英国街头着实卖的很火,而小黑的生意,也是他们的求生门道,也可能正是很多时下找不到工作的欧洲青年的谋财之路。

这一次,布莱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得傻眼。

他对于单亲妈妈雷切尔的帮助,和两个孩子的关心,更是显现出了他的热心和善良。

从排队时的相助,到帮助她们修葺房屋设施,制作木质风铃,孩子们的欢笑和母亲的感谢,都是令他欣慰的事情。

相互的探访和关心,都令两个家庭走的更近。

而他们之间其实并不是爱情,确实比爱情更纯洁的忘年友谊。

布莱克从不嫌弃蕾切尔在免费超市的失态,阻拦她从事卖肉的行业,布莱克倾尽自己的所有,直到他变卖自己的家产,跑到大街上,寻求被尊重的,属于自己的权利。

这样的故事,似乎注定以悲剧来结尾,当他紧张的在蕾切尔的陪伴下,来到了最后审核面试的机构,在去洗手间的间歇,他终于因为太紧张而心脏病发作,来不及抢救,更是来不及享受国家的医疗待遇,直接就为国家减轻负担了。

参加葬礼为他伤心的,只有蕾切尔和几位邻里。

导演把他要说的话,都放在了布莱克自白一样的一封手书里,由蕾切尔在葬礼上朗读。

而布莱克第一次见到蕾切尔的儿子时,不断的问向孩子的那句:

“是椰子杀人多?还是鲨鱼杀人多?”

也是对全片主旨,再明显不过的比喻。

看起来无害的体制也是可以杀人的,在不经意间,你可能就被椰子砸死了,虽然没有鲨鱼追击的猛烈,却又同样充满了戏剧性。

当全世界的手工业、制造业都转嫁到了亚洲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失业率,并没有随着人口的低增长而降低。

经济的衰退,老旧的小城区里,前有比利时的《两天一夜》,现在的这部英国本土的《我是布莱克》也是一样,欧洲的一面文明、一面衰败,两极分化同样严重,社会问题大同小异。

(《两天一夜》剧照)

虽然在我国一样也存在各种证明乱开的夸张现象,100元坏了还要居委会开证明是小孩子撕的,而不是大人故意撕毁的。

办个手续,今天说你要准备这个,下次又说你还要带那个,一次告诉你齐全了,他们就不会坐在这儿工作了。

这一代人,没有被历史的车轮碾压,反而被无形的社会规程搞死,可悲又荒诞。

也许这次金棕榈选择,是多位评委希望欧洲社会集体意识关注该问题的下意识选择。

(《我是布莱克》主创合影)

这部电影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关注的题材,老导演肯·洛奇,两度摘得金棕榈,还是欣喜的。

100分钟看下来,你未必会觉得高潮叠起,意犹未尽。

但是影片似乎在警示每一人,也许你就是下一个布莱克。

面对冰冷的社会制度和政府机构,还有并不尊重你的工作人员,他们加起来给予人们的心理压力,甚至比鲨鱼还可怕。

在现代社会这趟浑水里摸鱼,不能太脆弱,混不吝者胜。

附《场刊打分表》:

以上信息来源:小玄儿的电影漫谈